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 AND 3612=2798  /proc/cpuinfo\0  php://input\0

就在这时远方响起了犀牛号角的声音

双方各自大吼一声,便快步向对方冲去,就是简单的肉搏杀戮,双方都在干着自己对为擅长的事情,那就是杀人,先登营人数占优,而侯宇的血杀士兵可都不是白给的,侯宇这个变态的杀神带领血杀营如同一支利剑,直直的插进了先登营兵阵,先登营本以为自己的袁刀要比血杀营的武器精良,但是他们大错特错了。
 
    一开始他们还是势均力敌,先登营仗着自己的兵器长,而血杀营也仗着自己的勇武和圆盾的保护,但是时间一长,先登营每个人的不禁发出了一声哀嚎,因为他们的兵器根本就抵不过血杀营士兵手里那又轻巧,有薄,有锋利,有坚固的长刀了,自己手里的袁刀,与他们手里的刀相碰了三四十下之后,尽然纷纷断裂,就这一点,就已经让那先登营在血杀营面前全军覆没了,本来,先登营还能与血杀营仗着人数优势上战斗一阵,但是面对着武器的纷纷断裂,先登营面对着就是溃败,没过一阵,就只剩下血杀营单一的屠杀了。
 
    先登营溃败,士兵纷纷拿着断裂的袁刀逃窜,血杀营追杀一阵之后,侯宇一抬手,制止了追杀,冷冷的说了一句“不用追了,先登营,实在太让我失望了!”侯宇并没有觉得是因为先登营的武器问题而导致大败,当杀进先登营军阵之中不一会,侯宇就知道,就算是自己没有拿着林刀,这一战也是先登营大败,这是时间长短而已。
 
    “杀!杀!杀!杀!”血杀营士兵向天咆哮着,宣泄着自己的情绪。
 
    清点之下,先登营死了一千余人,挂了一半还多,而血杀营竟然无一人死亡,一千多先登营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,林刀锋利,血杀营经过侯宇的训练之后,每个人都可以靠着林刀一刀砍下敌人头颅,可以说先登营死者全尸很少,战场上到处都是胳膊腿,脑袋瓜子摆了一地,血流成河就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侯宇带着众人走到自己的战马旁,看都不看一眼惨烈的战场,血杀营整齐的飞身上马,“走!”侯宇一声命令,血杀营策马而走,只留下遍地的尸体。
 
    而鞠义这边,虽然对着先登营的身负自己心里也是没底,但是也不敢再当误了,杀神侯宇都来了,李林还会远么?立即带着众将军逃跑。
 
    跑了一阵,还没有碰到李林的追兵,鞠义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了,“呜呜……”就在这时,远方响起了犀牛号角的声音,声音急促,鞠义心中刚刚升起的希望,顿时熄灭了,脸上已经变形,难看的极,一股难掩的羞辱,从鞠义的心中升起。鞠义捏紧了拳头神色狰狞可怖。假如你每天签到拿4经验,300000/4=75000天,如果从1岁开始签到,那100年=36500天,你差不多要活200年保持每天签到(谁知道200年后还有没有签到这玩意),如果你每天再水4经验,时间减半,但考虑现实,你不可能再活100年,取50年吧,你就要每天水16经验,可能你是个勤快的人,每天水32经验,那就需要25年!!!再如果你是个大水怪,每天水64经验,那就只要12.5年!!!还如果你个心急的人,每天水128经验,你只要6.25年!!!!假如你已经急不可耐了,每天水256经验,那你碉堡了,只要3.125年!!!当然,你会觉得3年还是太远了,每天你闲的蛋疼,忙忙碌碌的水512经验,碉堡了,你只需要1.5625年,只比1年半多一点!!!什么!!你还不满意,那你觉得你可能一天水1024经验吗,可能吗!!可能吗!!!
 
    据说回复100字或者
    鞠义闻言心中升起了一股感动,这时候去断后就是个死啊。张南能做到这一步,足见其忠心了。但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,现在他鞠义已经完全印证这句话了。
 
    就算是张南去抵挡,也逃不过覆灭的命运。那个该死的追兵,早知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与其决一死战。
 
    鞠义感动的同时,一股绝望也随之在心中升起,但是张南就算是一位抵挡,又有什么作用呢?以李林军队的战力,也是抵挡不了一会,鞠义现在真想给自己的几拳,上天真是不公平,自己怎么会输给这么一个年级轻轻的李林手里呢!
 
    鞠义必定是袁绍手下大将,简单思考一下,就认清了现在的局势,现在,摆在鞠义面前的还是两条路,一是随着大部队,一起逃走,直到最后被追上,拼死一战,或被杀或者被俘虏。二就是乔装打扮,向另外的方向逃走。
 
    第一点很困难了。鞠义看着尽管已经吃了些许食物,但是没能得到太多休息的士卒,几乎对领兵与李林再次厮杀绝望,在完全没希望收拢残兵与李林决一死战的情况下,鞠义只得选择乔装了。
 
    “张道!你领兵继续向南!”能逃多久就多久,鞠义心中咬了咬牙,决定抛弃军队,先逃出生天再想办法。
 
    张道是目前跟在鞠义身边为数不多的校尉之一,往昔也是鞠义侧重培养的将领,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忍痛割爱了。
 
    “诺……”张道毫不迟疑的应命道,可见其忠心。
 
    追兵越来越靠近,鞠义知道不是耽搁的时候了。吩咐了张道,他自己与张南等少数人,立刻穿上了小卒的衣服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