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 AND 3612=2798  /proc/cpuinfo\0  php://input\0

一会就会落入自己已经布置好的大网一网打尽

随后,由张道领兵继续向南,鞠义则混在鞠义军士卒中,一起向西走,绕道转南去范阳,其实鞠义可能还不知道,现在的范阳正在被鲜于埔和鲜于垠大军攻打,就算是鞠义去了也是个死。
 
    鞠义等人才装作掉队的样子,落在了军队的最末端。等拉开了距离,鞠义看了一眼东方,眼中闪过几分狰狞,李林,我还会回来的,随即,毅然带领张南等少数人,向西而去。
 
    鞠义掉队以后,躲进一个村子,过了一会才走了出来,穿上小卒的衣服。为的是防备村民看出什么来,防备走漏消息,刚才与大部队分开的时候,鞠义也特地的看了下四周,觉得无人之后,才率领张南等人向北离开,而身边仅仅带着不到二百护卫,张道带着三千士兵往南走,这些人的下场,可想而知,但是鞠义已经不能够在想着军队了,到了这个地步,谁也都会先想一下自己了,本来鞠义还有一份希望带着军队逃出去,但是现在鞠义的希望已经破灭了,还是保命要紧,自己以后还会带着大军再打过来,为所用的兄弟报仇!
 
    但是不巧,南面方向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地上,只敢稍微抬起头看向北方。那是鞠义带领张南等离开的方向中年男人眼中冒着贪婪之色,这中年男人,觉得这可能是个大人物,这中年男人叫麻四,三十五岁,是刚才鞠义路过的那个小村庄内的人,一辈子游手好闲,无儿无女也无妻。
 
    但是中年男人的梦想很大,他的梦想是在有生之年,发生一次财,找十个大屁股婆娘生一窝的小崽子,但梦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为了这个梦想,中年男人曾经独自出过村庄,走南闯北,到过不少地方,但当他回来村子后,除了一身伤痛,什么也没有。
 
    虽然如此,但外边的历练,造成了麻四的一双眼睛毒的很。一眼就认出了鞠义等人可能是败军,而且后边可能还有人在追杀,要不是败军,要不是被人追杀根本不可能这么仓皇而走。
 
    所以,麻四认定这个一次发财的机会,搞不好还是泼天的富贵,麻四用那种看待媳妇一样的眼神,贪婪忍不住扑上去的眼神,看着鞠义他们。但又忍住了,现在扑上去,搞不好会被弄死的!麻四在等,他要等后边的追兵杀到,然后把消息卖出去。
 
    等李林领兵杀到的时候,麻四在心中道了一声果然,军队气势森然,士卒胸膛挺拔,果然是打了胜仗了。心中大喜,麻四再不犹豫,爬起身体,朝着前方跑去。
 
    “将军,将军!小的有要事禀报”麻四一边跑,一边大叫道。
 
    李林正率兵准备围堵鞠义大军,刚才侯宇唱的那么一出,以李林对他的了解,立即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,但是李林并不担心侯宇,可见。李林对侯宇,对血杀营战力的了解跟信任,但是无论怎么说,侯宇想要将鞠义的五千大军全部留下还是有一些困难的,所以李林自己也不闲着,赶紧带人绕道赶超鞠义大军,然后在前方布置了一个大网,就等着鞠义带着大军往里面钻了,刚才有人来报,那鞠义大军就在眼前不远,一会就会落入自己已经布置好的大网,一网打尽。
 
    麻四突兀的大喊大叫很是刺目,李林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向他跑来,粗布短衫,是普通百姓。李林心中一动,有事禀报?莫非这男子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?
 
    “前方来人站住!”在李林身边的方方立即大叫一声,吓的麻四立即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停……”李林扬起手大声下令道。
 
    “何事?”李林并没有动怒,而是跨坐在战马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麻四,问道。
 
    “小的看到有几个人脱离了前边的军队,朝着北方逃走了。”麻四屁颠屁颠的来到李林身前手指着北方道。期间,麻四还壮着胆子,偷偷的看了一眼李林,当他看到李林那年轻好面容的时候,心中倒吸了一口气,乖乖!好年轻的将军。
 
    虽然诧异李林的年轻但是麻四心中却没有轻视之心,他走南闯北,走了很多地方,知道有时候人的能力与年纪是无关的,从李林这么年轻,却率兵追杀,那个看起来年纪挺大的将军,就可以看出门道来。
 
    跨坐在战马上,李林因为麻四的一席话而目光闪动了起来,脱离了军队那可能就是独自潜逃了?但也有可能是陷阱。
 
    一种陷阱是鞠义让一些士卒逃走,故意让这个男人看到。另一种陷阱就是这个男人本身就是鞠义的人,指出错误的方向,但是,就算是明知陷阱,李林也不会放过,管他呢,现在自己人多,马多,在这么强大的实力之下,老子还怕你耍花招?
 
 
    “方方,带着护卫营跟我走!”李林道。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李林便带着方方等护卫与大军脱离了,“把他带上,向西!”一声令下,李林越众而出,率先向西而去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