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 AND 3612=2798  /proc/cpuinfo\0  php://input\0

此刻正东倒西歪的坐着大约两千多的士卒

 沮阳城头,徐邈迎风而立,脸上带着些许微笑,这一夜,必定是难眠了。
    他要亲自站在这里,看着李林大败鞠义。看着北方火光冲天的鞠义军大营,他觉得很爽,他妈的,不管是谁,只要是敢来犯辽州的,不管是袁绍,还是鞠义,都得喝我家主公的洗脚水。
 
    “这一次,动静大了。也不知道,这天下准备好了我家主公的扬名没有。”徐邈微微一笑道,语气中也透漏出了对李林是自己的主公无比的自豪感。
 
    鞠义营南方,十余里处,鞠义暂时屯军在此休息,李林几乎是掐着时间发动火牛阵的,这会儿,天已经蒙蒙亮了,能见度在数十米左右。
 
    空地上,此刻正东倒西歪的坐着大约两千多的士卒,这些士卒或是衣不遮体,或是神色慌乱,总之犹如丧家之犬,但是从这些士兵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虽然身逢打败,战意犹在,士兵就算是丢盔弃甲,但是手中的大刀没有丢失,一个个还是那般的生猛,这可都是鞠义嘴精锐的先登营啊!鞠义被士卒簇拥在中央位置,浑身脏乱,一支鞋子还掉了,衣服有多破裂,气势全无,只是一双虎目却寒光闪闪,余威犹在。
 
    这一次大败,鞠义败的心服口服,战国大阵火牛阵,败在这样威势赫赫的阵势之下,鞠义没什么好抱怨的。但是这不代表着鞠义心中放弃了这场战争,他在努力的聚集逃走的士卒,准备再战。
 
    逃出的时候才数百人,现在却已经有了两千多人,证明士卒伤亡其实不大,大多只是逃亡罢了,等天大亮,就可以收拢残卒,在谗近找一处县城暂歇,整军再战,正当鞠义气势上升,准备再振雄风的时候。张南从远处而来。
 
    “将军,南方隐约有脚步声传来,可能是李林军队的追兵。”张南大声道,败军被追杀很正常,以前鞠义自己老这么干,这现在反过来罢了。
 
    “走。”鞠义豁然站起,自有亲兵牵来战马,来到鞠义身边,鞠义翻身上马,大喝一声,朝着南方而走。
 
    尽管士卒们已经很疲累,但是鞠义昔日的威望,以及士卒们求生的欲望,使得他们勉强站起来,跟随鞠义往南方而去,北方数百米处,李林率领大军也走向西疾追,一面“辽”字将旗下,李林策马而走,神色前所未。
 
    于是李林把四散去收拢鞠义军残卒的军队聚集起来,向南追击,行了十余里,才在刚才察觉到了那鞠义军大将的行踪。
 
    就在前方,就在前方了。李林的双目中闪着计算的光芒,最终他扬手道:“停!”迅速行动的军队立刻停了下来,显示出了李林治军的严谨,令行禁止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