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 AND 3612=2798  /proc/cpuinfo\0  php://input\0

张南对于鞠义的担忧真的很奇怪

“主公,前方肯定有鞠义营大将。若是抓住了绝对是大功一件,为何命士卒们停下。”李林身边的一个军侯,疑惑问道。
 
    “此刻贼众,已经是惊弓之鸟,就算我们不追杀,他们也会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。我们只要保持体力,稳步追杀到他们耗尽体力就行了。”李林淡淡的道了一声,随即大声下令道:“吃干粮,等天色大亮,再行追杀。”
 
    “诺。”李林治军严厉,令出就不会反悔,军侯闻言也放下了心中的意见,大声应诺,下令士卒啃吃干粮,李林也默默的下了战马,持着士卒递上来的干粮,前方大将,李林不得不谨慎。
 
    鞠义就像是一支鸭子,而他就像是养鸭子的人。鸭子始终不肯进入巢穴,而且很生猛可能扎手,要有耐心,耗尽了鸭子的气力,到最后关头,一把抓住,这过程可能会有些漫长,但李林有七八成把握,在己方完好无损的情况下,抓住鸭子。
 
    天色巳经大亮,天边一轮红日正在缓缓上升。
 
    东方不远处的一段小路上,鞠义率领他的兵将继续向着西方逃走为何是向南方逃走,经过了长久的奔逃,鞠义已经收拢了五六千的大军,自己也已经有了一些底气,就算是李林大军追杀上来,自己也能抵挡一阵,鞠义决定先歇息一下,“停……”忽然,鞠义下令道,士卒们本来就已经疲累到极点了………………
 
 第九十六章 粮食带来的希望
 
    众多的败军,现在是完全靠着心中的一股求生欲念,在跟着鞠义逃走,就算是鞠义手下最为强健的先登营,也不例外,都几乎快到崩溃的边缘了,他们是人不是机器,遭遇了大败,而且还是比恐怖的火牛阵打败的,无论是士兵的身体,还是精神,都不是可以轻易承受的。
 
    “休息一会!”鞠义一声令下,无数士卒顿时瘫软如泥或坐或干脆倒在地上,有些人甚至连兵刃都丢了,疲惫到了极点,失败到了极点,鞠义的目光从士卒们中扫过,脸色相当的难看,他亲自训练出来的军队,居然会有这么一天,这是鞠义从来没有想到过的,但是,鞠义又知道这个时候责骂,或是军法都已经没用了,现在就靠他自己个人的威望,在统治着这支军队。
 
    忽然,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东方传来,鞠义方目看去,却是负责殿后的张南率领少数的骑兵,向这边赶来。
 
    “情况如何?”鞠义心中一阵,放声问道。
 
    “他们没有追来,那追将下令用干粮……”张南策马来到鞠义的身边,笑着道,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,虽然不知道后面追着自己的军队的将领是谁,但是他们能够不十分紧迫的追击,己方终于能够歇息一下了,在他看来,那统领追兵的将来实在是无能,如此大好机会,应该乘胜追击才对,居然下令停下来用干粮。
 
    但是鞠义的脸色却走出乎意料的黑了下来,张南有些奇怪的看着鞠义,“来将很聪明……”鞠义脸色极为难看,嘴唇发干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他们停下来休息,不是给了我们喘息的机会吗……”张南对于鞠义的担忧真的很奇怪,不由问道。
 
    “他们有干粮,但我们呢?”鞠义自嘲一笑道。
 
    昨晚的败仗实在走出乎意料,士卒们逃出的时候根本没带什么干粮。而这地方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也不会有粮食,这种断了补给的情况下越是逃走,就越是消耗体力,就算是坐着不吃不动。也会消耗体力,而对方的领兵将领没有急于追击,反而停下来休息,吃干粮补充体力,是一个相当会到用手上优势的将军,很厉害的对手。
 
    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张南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苦着一张脸问道。
 
    鞠义陷入了沉思,如此厉害的对手,应付起来实在太费劲了,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,一是他带着少量的士卒,舍弃大部队,走小路逃走。这条路有很大的几率让他逃出生天,但缺点,就是承认失,张南想到这件事情,身体都是不由的一颤抖。
 
    而鞠义则下令士卒们原地休息。尽量恢复些许体力,再逃,但是追兵显然没有给他太多时间,差不多一刻钟没到就有负责打探消息的骑兵回来了。
 
    “将军,追兵又近了。”骑兵下马禀报道。
 
    真是像狗一般,撕咬不放了。鞠义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句,但也只是心里骂骂罢了,他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。“走!”鞠义下令后,立刻翻身上马朝着南方继续逃走。
 
    经过少许时间的休息,士卒们的体力稍微上升了一些很多人勉强的站起跟随鞠义一起逃走,但也有一些人不愿意走了。甚至有一些人体力不支,昏睡了过去,鞠义也没有精力再去管这些,只能希望他们自求多福吧,很快,鞠义等人向南逃离,只留下数十个或神色茫然,或昏睡过去了的鞠义军士卒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